Tsutsu

嗑cp的姿勢十分跳tone,可能今天吃這個明天換吃那個。

有沒有哪位神仙太太願意下凡製作ゆうくん版的《我的偶像宣言》!?😭
不覺得這首超~~~適合mako的嗎!?

如果願意的話,只有名字也好請記住我m(_ _)m
如果願意的話,可以把我設為「推」嗎?|д゚)
開玩笑的啦!(笑)
如果願意的話,請鼓個掌吧m(_ _)m
如果願意的話,可以給我你們的愛嗎?|д゚)
開玩笑的啦!(笑)

mako的語氣就是這樣啊↑腦袋裡都是他雙手合十wink的CG……
「開玩笑的啦」也是mako常說的啊!每次他這麼說我都有點好笑又心疼(捂胸
還有!我相信身為網癮boy的mako顏文字一定用得很溜!

其他我覺得有像到mako的歌詞↓

課程開始!雖然幹勁滿滿
唱歌跳舞卻總是精疲力竭
雖然也有被拿來比較 但我想成為我自己
藉口喪氣話也跑出來了
心情隨著歡呼聲激動 這就是證明 我在這裡哦

                \\\\ゆう are my angel////

推一個MMD

【MMDあんスタ】チェリーハント【北斗・真・日和・ジュン】 http://nico.ms/sm32093675

瘋狂吸真!我真是愛慘了他遊刃有餘的模樣(´;ω;`)
話說這個MMD在nico上的人氣不高啊這不科學啊啊啊啊啊,偶爾看看別種組合不也挺有一番風味的嘛!

【友情出演2A遊木真/指定要求】
真:在普通科的學生中有個對我印象不太好的人,某天他把我的東西藏起來然後笑著說「我是開玩笑的啦開玩笑的」
於是泉桑不吭一聲地將那人帶著的東西扔進河裡然後說了:「喂,這不就是你喜歡的玩笑嗎?笑啊」
對他有點改觀了。

因為大泉哥太帥了就忍不住自己翻譯出來
我幾乎可以想像出泉桑的那張惡人臉(。

原址:https://twitter.com/enst_3A/status/923013404477964289

褚冥漾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我要用文字唱歌(嚴肅臉

※大部分參照律政俏佳人音樂劇的《There!Right!There!》,也有部分改詞,音樂劇很好看推薦給大家

這一切都是從米可蕥不預警發難開始。

「There!Right!There!
看那健康滑嫩的皮膚
看他那勁瘦柔韌的腰身
看那不平的尖下巴
喔拜託 他是gay 絕對是gay!」
米可蕥指著褚冥漾一臉篤定。

「我並不打算去慶祝
所有的跡象都可以證明
這完全是個原世界的直男
這傢伙不是gay 我說 他不gay」
雪野千冬歲一臉不認同地搖了搖頭,為他可憐躺槍的友人辯駁。

眾人開始思考。

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大哉問
好吧 你該如何去證實
一個愛吃蛋糕甜點的大男孩
就該和那方面掛鉤?

米可蕥不甘心。
「可是你們看看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
看他那小巧精製的幻武兵器」

千冬歲神色凝重。
「這是個永恆的悖論
看 我們在看著什麼」

米可蕥好奇。
「我們在看著什麼?」

「他是gay……」
千冬歲拉長了尾音。

「他當然是gay!」
米可蕥急著回答。

「……還是 黑暗種族?」

喔~
在場的光明種族一時陷入了恍然大悟的沈默中。

Gay 還是 黑暗種族?
這可真是難以保證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說到又gay又是黑暗種族的……
眾人把目光轉向同一個角落。

「嘿 你們為什麼看著我?」
蘭德爾一手端著高腳杯一手摟著狼人管家表情十分無辜。

眾人又將注意力轉回大哉問上。

黎沚提出了他的想法。
「你們看 在那無人熟悉的地方他們用不同的方式養育男孩
他們玩著奇怪的遊戲
還總是穿得黑漆漆的」

Gay還是異族風情?
答案可以花上數週去思考
他們會強制追隨主人並在收服陰影時獻出生命

「喔 拜託」
褚冥漾翻了個白眼。不要只提個案好嗎。

Gay還是黑暗種族?
有好多模棱兩可之處——

「根據可獲得的利益 鬼族可以又直又彎」
面帶嘲諷的木之天使安因今天也不遺餘力地抹黑鬼族。

褚冥漾是gay或是黑暗種族還是——

「There!Right!There!」
一聲清麗的輕喝打斷了腦洞大開的眾人。

「看那內心崩潰的僵笑
哪個原世界的鄉民不是這樣
這就是個沒實力還住黑館的混帳
這傢伙不是gay 我說 不可能!」
莉莉亞不知道到底是在幫褚冥漾解危還是在趁機損他。

眾人又再次思考。

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大哉問
好吧 你該如何去證實
一個穿著萌萌噠白兔裝的小高一

「就自然而然地……」
米可蕥看向萊恩。

「完完全全地……」
萊恩看向千冬歲。

「諷刺地……」
千冬歲看向夏碎。

「漸漸地……」
夏碎看向阿斯利安。

「確實地……」
阿斯利安看向戴洛。

「打從基因裡地……」
戴洛不知道該看向誰。

天生的gay!
真正的gay!
真正的gay!gay!gay!
gay……

眾人又想起第一部第一集中褚冥漾對兩位美女的欣賞和稱讚。

「該死的!」

Gay還是黑暗種族?

「如此溫和又善良」
不知誰說了這一句。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我覺得他黑化會很帶感」
又不知道是誰插了這一句。

老好人戴洛不忍心他們這樣逼迫小學弟,挺身而出。
「但他們用不同的方式養育男孩
有文化隔閡存在」

其他人撇撇嘴。

這並不是時尚詛咒
如果他也穿得一身黑還頭戴尖帽

Gay還只是異族人士?
我還是無法看破

「沒錯 他的出身背景也許可以迷惑我們
但別忘了直到一年前他都是個道地的原世界人」
米可蕥佐證。

Gay或是黑暗種族?
有好多模棱兩可之處——

「但他如果是直的
我星期六8點時有空」
莉莉亞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褚冥漾是直男那就旁敲側擊該如何追那個消失人。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Gay還是黑暗種族?
Gay還是黑暗——

「等一下!」
千冬歲舉起了手打斷眾人。
「給我個機會去試探漾漾,我有個想法。」

「盡你所能地發揮吧。」
夏碎鼓勵他家弟弟。

千冬歲帶著被哥哥加持過的信心走向辯稱“我對喵喵有過好感啊!”的褚冥漾。

「那麼,褚冥漾先生,請問你所謂的“對米可蕥女士有過好感”是發生在什麼時候?」
「一年前。」

「你的暱稱是?」
「漾漾。」

「你的男朋友是?」
「冰炎。」

!!!
眾人震驚地倒抽了一口氣。

褚冥漾立刻乾咳起來。
「咳、抱歉!是我搞錯了!你說男朋友我以為你說男性朋友!學長是我的……男性朋友。」

「你這混帳!」
門被一腳踹開。眾人看向那個風塵僕僕卻又滿身煞氣的人。

「你這個說謊的混帳!」
來人狠巴了還在垂死掙扎的褚冥漾。

「夠了,我不會再幫你掩飾了,到此為止!
各位,我有要事宣布。」
出任務回來的冰炎拎起有逃跑意圖的褚冥漾轉向閒閒沒事聚在黑館大廳唱音樂劇的眾人。

「這傢伙是gay也是黑暗種族
他兩者兼具」

眾人發出理解的應聲。

「你必須結束至今的深櫃狀態」
冰炎瞪向瑟瑟發抖的褚冥漾。

「他最愛的就是我
不管他說過什麼
我向主神發誓他從來絕對沒有直的那一秒

你是如此的gay
你這個呆萌受
你這個在床上浪出火的小妖精」

「我是直的!」
褚冥漾做著最後掙扎。

「喔,你昨天可不是。」
冰炎曖昧一笑,把人拉進懷裡深吻。

放開被親得七葷八素的妖師,半精靈心滿意足。

「如果可以 我很榮幸地宣布
他是gay」

「也是黑暗種族」
終於將人逼出櫃了,眾人歡欣鼓舞。

「他是gay」

「也是黑暗種族」

「他是gay」重要的話說三遍。

「也是黑暗種族 也是GAY!」

褚冥漾破罐破摔地大喊。
「Fine okay,I'm GAY!」

萬歲!!!!!
(・∀・)人(・∀・)(・∀・)人(・∀・)(・∀・)人(・∀・)(・∀・)人(・∀・)

【游木真中心/泉真】這裡捏他有點多03(完)

※有许多的捏他!外型、声优、名字等。作为一个真推,我发誓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对任何一个角色不敬的意思!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泉哥好像哪儿都不在却又哪儿都在(?)

※本篇LoveStage!!、瀨名Izumi专场(滑稽)

副标题:我好像知道了什么大秘密


Trickstar接了一个广告的工作。

根据冰鹰北斗的说法,除了他们之外还会有一个刚出道的演员和他们跨领域合作,有鉴于冰鹰君的靠谱印象,游木真并没有再打听更详细的资讯。

「嗯?请问跟我们合作的人还没来吗?」一到了摄影棚却发现只有工作人员,让刚好赶在时间点上到的他们有些疑惑。

「啊,濑名先生有说因为电视剧的关系可能会晚一点到。」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回答:「不过那也是半小时前的事了,我想他很快就会来的。」

「濑名......?」

游木真有点反应过度地转过头。

冰鹰北斗有些不解游木真的反应,不过他也很快就知道原因:「喔,我没说过吗?我们这次合作的演员叫濑名Izumi......」

游木真震惊:「泉前辈!?」

「不是的,真你冷静一点。」衣更真绪安抚道:「虽然发音一样不过人家的汉字是写作有水的那个『泉水』......不是同一个人。」

「是、是吗?啊哈哈也对,那个泉前辈再怎么全能也不可能在现在转换跑道嘛......不过还是吓了我一跳啊,哈哈......」

「我记得我有说过这次的合作对象是谁啊。」冰鹰北斗有些困惑。

「啊!小北你的确有说过,但是那个时候阿木刚好去放送委员会了!」明星昴流突破了盲点。

「抱歉啊真,我以为北斗会再跟你说的。」

「我也以为小北或阿绪会跟阿木说~」

「所以现在是我的错吗?我也以为你们会跟游木说啊。」

「哈哈哈......」游木真笑笑:「没关系啦,只是同名同姓这种微不足道的事没跟我说也是正常的,是我太敏感了。」

「我是濑名泉水,请多指教。」不比Trickstar成员们大几岁的年轻演员满脸笑容地说道。

在冰鹰北斗给游木真科普完这次的合作对象后没多久,刚才话题的主角就抵达了现场。

游木真看向那个和某学长同名同姓的濑名泉水,他身形纤细、有着精致秀气的容貌,一和经纪人一起为迟到道歉后就主动走向Trickstar打招呼,看起来十分好亲近。

虽然有些小迟到,不过看在对方的态度良好的分上,Trickstar的众人也和和气气地和等下的拍摄伙伴自我介绍。

广告的拍摄也十分顺利,濑名泉水虽然是刚出道的演员但在镜头前落落大方,表演也十分到位,让游木真不由地感叹是不是所有叫Sena Izumi的人都这么有才华。

中途休息的时候,因为年龄相近又好相处的关系,濑名泉水十分自然地和Trickstar混在一起聊天。

「欸~~~还有一个跟我一样名字的人!?而且还是偶像兼模特儿!?好厉害!」

濑名泉水对于另一个濑名泉感到好奇:「有没有他的相片?让我看看吧。」

「抱歉,我这里没有濑名前辈的照片。你们呢?」

「我也没有。濑名先生没有听过濑名前辈的事吗?那个人在演艺圈算是小有名气的,既是模特儿也是豪强团体中的一员......」

濑名泉水有些尴尬:「啊哈哈......其实我在出道前完全不关注演艺圈的,就算我爸妈提过也不会去在意......」

「没关系!我一开始也不知道裙带菜前辈的来头呢!」明星昴流没心没肺地笑:「啊、我觉得阿木的手机里一定有裙带菜前辈的照片!」

「等、明星君!?」

「真的吗?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呜...呃......」

对方太过闪亮亮的眼神让游木真快要招架不住,就在快要投降的时候,原本步步逼近的濑名泉水被一只手纠住了后领。

「泉水,不要靠得那么近,还有不要造成别人的困扰。」

「龙马!」

濑名泉水欣喜地回头,抓住他的是最近正当红的演员一条龙马。

「喔!我有在连续剧上看过这个人!」

「不要指着人家,明星!」

「是一条龙马啊,我妹妹最近很迷他演的男主角呢。」衣更真绪也认出了来者:「不过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初次见面你们好,我是一条龙马。」一条龙马搭着濑名泉水的肩膀说道:「我是泉水的、朋友,刚好听说泉水在和一群年轻有活力的男性偶像拍广告就... ...来探班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游木真他们总觉得一条龙马在说到年轻有活力的男性偶像时有些咬牙切齿。

「话说回来,泉水你刚刚在跟他们说什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一条龙马的手继续搭在濑名泉水的肩膀上。

「啊、你听我说,龙马。」濑名泉水对于一条龙马的肢体接触十分习惯的样子,还主动靠近了一点:「他们说有他们学校有一个偶像也叫『濑名泉』喔!虽然汉字跟我的不一样但是念法一模一样耶!」

「啊......我知道这个人,他好像是模特儿出身。」

「没错没错!龙马果然知道得比我多!」濑名泉水的身旁仿佛要开出花来:「游木君有他的照片所以我想拜托他给我看看。」

濑名泉水转向游木真,继续发动星星眼攻势:「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

游木真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他的手机中的确有濑名泉的照片,也是正常的照片,但是要给别人看就有些害羞。

按捺住奇怪的情绪,游木真快速地打开手机翻出相簿中和濑名泉的合照,这也是他手机中唯一一张的濑名泉的照片。

「喔喔,没想到阿木真的有裙带菜前辈的照片啊......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明星你原来是乱讲的吗!?」

「欸嘿嘿~是直觉啦直觉~」

相片的时间点是秋季运动会的时候,濑名泉硬是拉着他合照说什么「哥哥为了游君今天超~努力的,游君要犒赏哥哥啊~」仁兔成鸣还在一旁像眼睛抽筋一样地使眼色才让游木真半推半就地拍了濑名泉梦寐以求的合照。

在拍的时候濑名泉很是不客气地摘下了他借物竞赛时没能得到的蓝框眼镜并自己戴上,还得寸进尺地和他心爱的游君紧贴着脸,笑得很是满足。

游木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濑名泉将合照用LINE传给他时按下了保存键并三不五时就会翻出来看一看。

大概这就是专业模特儿的魅力吧......游木真也只能给自己找出这个解释了。

「你俩怎么有种JK的感觉......」围观的衣更真绪吐槽道。

「左边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濑名泉吧?哇啊~真是个好看的人!」虽然这么说,但濑名泉水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他身旁好看的人多了去,会想看照片纯粹只是因为好奇。

倒是一条龙马看着笑得灿烂的银发模特儿有些惊讶:「原来他私底下是这样的人啊!我曾经有远远地看过本人几次,还以为他很高冷呢。」

「不、他本来就很高冷,这个是例外。」除了游木真以外的Trickstar成员齐齐摇头。

「喔?」濑名泉水注意到了照片中的另外一个男主角:「右边这个是游木君吧,原来你没有戴眼镜这么好看啊!为什么要戴眼镜呢?真可惜。」

「泉水,不要问这么私人的问题。」一条龙马揉了揉濑名泉水的头:「而且你没有资格说人家吧,之前你还不是总带着那副土到爆炸的眼镜,拿下眼镜和戴上眼镜根本就判若两人,根本无法想像你是小时候的那个人啊......」

「你当时最惊讶的应该不是我的打扮而是我的性别吧。」濑名泉水翻了个白眼:「我跟你们说,其实我跟这个家伙小时候有一起拍过广告,结果因为女装的关系让他一直以为我是女孩子还对我一见钟情。」

「一、一见钟情......?」

「可是当时的泉水真的很可爱啊,像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条龙马理直气壮。

「哇喔......我仿佛看到了炫耀着阿木小时候有多可爱的裙带菜学长......」

「加一。」

「加一。」

「不要再提泉前辈的事了啦......」游木真有点窘迫地哀求。

话说回来,这两个在翻旧帐的身边好像一直冒出少女漫画中才会出现的花和闪光是我的错觉吗?

并不是游木真的错觉,濑名泉水的经纪人也发现了这边的不寻常和突然冒出来的一条龙马,他立即强行打断斗嘴的两人气势汹汹地将当红演员赶出了摄影棚活像中国神话中拆散牛郎织女的西王母娘娘。

Trickstar和濑名泉水又继续进行下一阶段的拍摄并顺利收工。




===

在很久以后,游木真终于和濑名泉交往后的某个下午,他躺在恋人的大腿上突然有感而发。

「呐、泉前辈。」他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声音和自己很像,也有人外型和自己很像,甚至还有人连人生经历都自己很像。在这么多相似的情况下,『我』还会是特别的存在吗?」

濑名泉闻言也放下了正在阅读的书,低下头抚摸着游木真的脸。

「别人的声音和你很像,但他的外型不会和你一样;别人的外型和你很像,但他的经历不会和你一模一样。就算他这三者都和你很像......」

濑名泉执起恋人的手轻吻:「他也没有遇到我,没有被我所爱,所以他绝对不是『游木真』,也不能取代『游木真』」

得到这个答案,游木真愣了一下随后也笑了起来。

因为身旁有你,我就是特别的。




END.

============================================

在、在开学之前safe啦!顺利还了在噗浪上许下"如果我抽到Radio真就在开学前填完这个坑"的愿了!

总之感谢噗浪大神!感谢一放在主页二十连就抽中的泉总!感谢愿意到我碗里来的Radio真!!!

之后会写个联姻组的论坛体,虽然没有定期限但这也是还愿的一部分......我会加油的!

心心念念的Radio真!!!
還有3張四星!
歐氣暴表!該還願了!

【游木真中心/微泉真】這裡捏他有點多02

※有许多的捏他!外型、声优、名字等。作为一个真推,我发誓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对任何一个角色不敬的意思!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泉哥好像哪儿都不在却又哪儿都在(?)两人兄弟以上,恋人未满

※本篇主小单车声优梗、凜緒


话说幼驯染真的有毒,我一个不小心就写成主凛绪了真的很对不起makoQAQ

至于泉真...就当作我在蹭TAG吧......orz




副标题:有丸君今天也很心累呢



O月X日 水曜日 天气 晴



由于之前和Knights一起参加『爱抖露百分百』广受好评,现在有很多工作都会一起指定我们两团。

于是今天Trickstar又和Knights一起出了个『运动吧』的通告。

老实说,当我看到天气预报今天是大晴天时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节目组给我们安排的是户外运动......而且是毫无遮荫的骑车登山。



如同往常一样,先和Trickstar的集合后一起前往录制节目的地点。

真和昴流在保姆车上叽叽喳喳地聊天、说段子,然后再被前一天晚上才回国明显需要补眠的北斗训斥,两人感觉比以往还要兴奋。

到了目的地某市的某个山脚下,工作人员和Knights已经比我们先到了现场。

我看了正在写歌的月咏前辈、围观他的朱樱司、补妆的鸣上、原本在抱怨大太阳看到真后眼神一亮的濑名前辈,就是没有发现凛月。

......那家伙应该不会因为要在大太阳下出外景就翘了通告吧......?

原本像这种联合出通告的时候,我会跟以前一样去他家叫他起床、拖他出门,但是就跟另外有工作的北斗一样,Knights前一天在外地根本来不及回来,所以我也不知道今天凛月有没有好好起床。




「啊啦,真绪酱在找凛月酱吗?他在车里睡着呢,你去叫叫他吧。」

「喔,谢啦,鸣上。」

「凛月、凛月,快点起床工作了。」

「嗯?是真~君啊......」

「快起...喂、喂!快放开我!」

「不要嘛,真~君陪我一起睡啦,这几天都没有真~君我都睡不好了,通告交给阿濑和他的游君就好了......」

「要睡我们回家再睡,现在给我起来!放开!」

「......那真~君回去要听我的喔?」

「听你的、都听你的。」

「太好啦~好期待喔,开心到都想喝血了~」

「你......!喂!不要太得寸进尺啊你这家伙......别咬!!!」



费了一番功夫将赖床的凛月拖下车后工作人员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据说在我叫醒凛月的这段时间濑名前辈逮住了真并将他拖向了阴暗处......幸好只是一边唠叨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一边给他抹防晒。

节目开始了。

在主持人讲完开场白和我们两团的介绍后,我们先去附近的租车店挑等一下要骑的自行车,在这过程中主持人会时不时地访问我们。

真和昴流很快地挑了一台TIME和一台RIDLEY,理由是「感觉我就该选这台」,我还以为他们什么时候对自行车有研究了。

「真~君,我们选这辆吧。」

凛月指着一台两人协力车再度搞事。

「哈啊?应该要自己选自己的吧。」

「我问过工作人员,他们说了OK~」

「......不要,我才不要跟你骑协力车。」

「真~君好冷淡!如果我一个人骑车在爬坡的过程中被晒晕的话会摔下车的!」

「你才没有那么虚弱!」

「不要这么说嘛~我们一起合力骑上山顶不是很棒吗?又不用比赛。」



「!!!游君!我们一起......」

「请恕我拒绝,泉前辈。」



「我才不相信你会乖乖地和我一起骑,感觉到最后会只剩我一个人出力,到时候我可是要承受两人的体重爬山路耶!」

「没事的,我相信真~君能像真~君在看的超级英雄动画一样『Plus Ultra!』」

「不要玩声优梗啊,绿谷!」



最后我还是妥协了,和凛月一起骑协力车。

没办法,如果真如他所说骑到一半倒下来会成为放送事故的。



『运动吧』是个比较休闲的节目,它真的只是单纯要拍偶像们运动的样子。

所以并没有要争个你死我活的必要啊,真、昴流!

就在大家一起从起始点出发往山顶前进的那一刻,只见有两个人影以高速冲出了人群,正是昴流和真。

「等、游君!!!」

「明星!游木!」

濑名学长和北斗率先回过神来急起直追,我们剩下的人也因为担心加快了速度。

幸好昴流和真都不是职业车手所以还是可以勉强追得上的,只是两人的情绪都异常地高亢,让我不由得怀疑他们是不是被什么附身了。



「哈哈哈哈!果然不能小觑啊,就让我们一决胜负吧!ウッキちゃん!」

「正合我意,明星!」



真我暂且不提了,昴流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

跟平常和真演的小剧场感觉不同,一边骑车一边将头发撩起的昴流竟然没来由地有点狂妄之感。

声线都变了啊!一旁演剧部台柱之一的北斗都愣住了啊!

而且他们对对方的称呼也变了,真没有在姓氏后加个『君』,我也从来没听过昴流叫真『ウッキ酱』。



「等等、游君、骑这么快很危险、的啊......!」

濑名前辈一边喊一边试图追上真,无奈真还是沉浸于和昴流的比试中,双腿继续快速运转着。

......幸好真不会抽车也没有试着抽车,要不然濑名前辈可能会担心到哭吧。



「凛月,我们要再加速啰。」我回头对凛月说。

话说回来,从刚刚开始凛月都乖乖地有在出力所以我们骑协力车爬坡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快。

真是难得,难道凛月喜欢骑自行车?这世界上还有他喜欢的运动?

「好的~」或许是真的心情很好吧,凛月也没抱怨什么就加快了动作,甚至还哼起了歌。



「......真~君真君、真君 喜欢喜欢最喜欢♪」



......所以我说,不要再玩声优梗了啊!






TBC.


==============================

最後一篇是瀬名IZUMI的場合!

話說我知道不久前有太太寫了凜緒轟出的聲優梗,在這個有點敏感的時間撞上我只想說......我們吃的CP很合,噗浪加個好友吧(wink

【游木真中心/微泉真】這裡捏他有點多

※有许多的捏他!外型、声优、名字等。作为一个真推,我发誓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对任何一个角色不敬的意思!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泉哥好像哪儿都不在却又哪儿都在(?)两人兄弟以上,恋人未满

※本篇APH专场、米英有


游木真对于跳舞一直苦手,在团队中他永远是学得最慢的,每次舞蹈老师都看着它直皱眉头,仿佛对他那惨不忍睹的肢体协调感到不满意。

他可以摆出许多上相的姿势,但要他把那些姿势串在一起只会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

值得庆幸的是,游木真最不缺的是上进心。为了要克服这个弱点,在透过网路搜集了各方资料,他决定要去向一位有「第一舞姬」这个美称(?)的舞蹈老师求教。

在一天放学后,游木真顺利地甩掉想一起回家的濑名泉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到了舞蹈教室所在的大楼。

舞蹈教室的前台只有一位貌似很闲的男子,看起来不像是日本人,游木真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之前有预约的游木......」

前台男子抬起头,看到游木真后瞪大了眼睛。

「喔......你就是之前说要来找眉咳、亚瑟的吧。你跟他认识吗?」

游木真摇头,他是在网路上查到这位英籍舞蹈老师的资讯,现实中完全没接触过。

前台男子挠了挠他雪白的头发:「那你认识阿尔弗......算了,我先带你去找亚瑟吧。」

茫茫然的游木真跟着前台男子左弯右拐,隐约地听到一些音乐从其他练习室的门缝中流出。

「嗯?你等他跳完再进去吧,他不喜欢中途被人打断。」

前台男子指指其中一个练习室的玻璃窗就走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体型纤细的金发男子在跳舞,看动作好像是最近挺流行的Lamb.

跟动作时常僵硬的游木真不同,名叫亚瑟‧柯克兰的英籍舞蹈老师每个动作之间的衔接都十分流畅、一气呵成。

他在跳舞时不会出现任何『他在记舞步啊』的念头,感觉他只是随着音乐自由地起舞,与音乐融合成一个整体──当然,游木真现在是听不到音乐的。

但即便是缺少音乐的情况下,光是这个人的舞蹈就足以抓住任何一个人的目光、为他着迷。

明明是女性的舞步,由亚瑟来跳却一点也不违和,甚至还有说不出的性感。

游木真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热。

这个人好厉害啊,跟那些真正的偶像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一样的引人注目、闪闪发光。

不晓得他愿不愿意指点我呢......如果我有他的一半好就很满足了。

游木真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一曲结束,游木真将手放在门把上却不太敢推开门。

开门啊游木,拿出勇气来啊游木,你是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忘记了吗?快点把门打开然后打招呼、说明自己的来意──

练习室的门开了。

亚瑟开的门。

「唔啊!」

「果然有人啊,我就想说刚才明明有那么强烈的视线......」

因为门突然开了,还抓着门把的游木真向前跌了半步,一抬头,金发碧眼的英国人和金发碧眼的日本人面面相觑。

游木真心中想的是:『哇啊,没想到这人连脸也那么好看,虽然眉毛有点粗......』

亚瑟看着游木真小声地嗫嚅:「如果那家伙一直给我带大概就可以维持这样的身材吧......」

两个人就这么各有所思地你看我我看你。

在一阵尴尬后游木真结结巴巴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所以说你是希望我帮你『补习』?」亚瑟抬高了一边眉毛问。

「是、是的!我不希望再给团队的人拖后腿了,所以希望老师可以训练我肢体协调的能力,不要再像个机器人了......」

「如果只是希望不要像个机器人的话,」亚瑟打断了他的话:「自己将每一次的舞步练个百遍千遍,连个小孩子都能做到的吧?」

「如果你的目标只是这么基础的话,请恕我拒绝,你应该也知道我网路上的评价,我只会收我觉得有价值的学生。」

游木真当然知道,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紧张还在门外犹豫不决。

他不觉得自己有亚瑟所谓的『价值』,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

「其、其实,我除了希望不给团队拖后腿以外,我还希望自己能更加耀眼,像某个偶像前辈那样有如星星一般!」游木真的眼神十分坚定:「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

「而且,我刚刚在外面看了您的舞姿,真的非常有风采,让我希望能跟您一样耀眼也加深了我要向您请教的念头!」

「拜托了,请收我为您的学生吧!」

游木真深深地鞠了一躬,再起身时发现亚瑟又红了脸,像是被他刚刚的话捧到有些害羞、不知所措。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你为徒吧。」

亚瑟双手插腰,想摆出一副有威严的姿势,却散发着傲娇的气息:「不过,既然要学就要学最好、最专精,你接下来要做好觉悟喔! 」

「好的老师!不过......」

「怎么了?」

游木真有些迟疑地问:「老师你教我的舞蹈风格都会和刚、刚才的舞差不多吗?」

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些太迟,不过Lamb.什么的和青春洋溢的ts的舞风差太多了啊啊啊!

而且扭腰、顶胯这些动作他不太敢做......

亚瑟愣了愣才知道游木真指的是什么,他不禁笑了出来:「不会的、不会的,刚才那支舞是受一个朋友的请托才会跳的,你放心吧哈哈哈哈哈。」

很久以后,在一次逛NICONICO时无意逛到舞见区的游木真才知道『朋友的请托』是什么。

不过为什么亚瑟的投稿人的名字是『H.D.KIKU』呢?

在亚瑟的指导下,游木真的舞蹈功力愈发进步。

Trickstar的众人也知道游木真有在外面另外找老师学习,都纷纷夸奖他跳舞愈来愈有吸引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带着一丝色气。

游木真无奈,慢慢混熟后亚瑟还是逼他学了那些比较性感的舞,说是『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咦?阿木你直接叫你的舞蹈老师的名字?」

「是啊,亚瑟说被叫老师会让他觉得很奇怪,也不准我在名字后面加个『先生』,大概欧美人都习惯直呼名字吧。」

「欸~~~要是被濑名学长知道可不得了......」

「这、这又跟泉前辈有什么关系啦!」

「『哈啊?游君居然用比叫我还要亲近的方式叫别人,超~烦人!』」

「呜啊!冰鹰君拜托你不要学他啦!!!」

「真不愧是小北,演剧部的本气!」

在团员的胡闹下游木真不免也想如果濑名泉知道自己用比叫他还要亲近的方式叫亚瑟会有什么反应。

感觉他会伤心......我要不要还是叫亚瑟『老师』呢?

不对!泉前辈会不会伤心关我什么事!

游木真甩了甩头,没发现一旁的成员都用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某个下午,在上课之前游木真应了亚瑟的邀约一起享用下午茶。

为了某个自称是绅士的英国人的坚持,舞蹈教室里有一个房间摆着桌椅和收纳茶具的橱柜,专门让人来喝下午茶用的。

游木真表情复杂地看着三层点心架中的黑色块状物。

emmm......这就是传说中的『司康』吗?真的是转学生想吃的那个司康吗!?

他不禁佩服起转学生什么都敢尝试的勇气。

幸好除了这个黑色不明物体外还有其他的正常甜点,不过亚瑟说只有司康是他亲手做的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游木真在进退两难下只好先用其他话题引开亚瑟的注意。

「这么说你是独生子啊......不会觉得寂寞吗?」

「啊,不会的。我以前在当模特儿的时候有个、有个前辈很照顾我。」

不知道为什么,游木真在说出『前辈』二字时有些心虚。

「那、那么亚瑟你呢?」

「我啊......以前有个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很喜欢他,他几乎可以说是我一手带大的。但他后来还是从我这边独立,从小天使成了一个不讲理的死胖子!」

亚瑟在讲到独立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却在后面激动了起来,看来他现在比较在乎的是原弟弟的转变。

游木真感觉到亚瑟身上出现骇人的气势,手中的杯子感觉就要被它的主人捏碎,又想到在一次闲聊中前台男子──基尔伯特──说过这个人曾经是个不良. .....

「啊哈、哈,把弟弟一手带大什么的,亚瑟感觉是个好哥哥呢!」

虽然是句赞美的话但游木真一说出口就觉得不妙,好像有点火上浇油的倾向......

幸好亚瑟被这句拙劣的安慰给拉回了理智。

「你......觉得我是个好哥哥?」

「欸?嗯、嗯!」

「那么,你要不要成为我的弟弟?」亚瑟双眼放光,仿佛觉得这是个极好的主意。

「......哈啊?」游木真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话题走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

游木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那个,刚刚风太大我听不太清楚,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亚瑟一时没有想起他们在无风的室内,又重复了一次:「我说,你要不要成为我的弟......」

「HAHAHAHA!HERO登──场!」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亚瑟的话,一个金发男子就这么猛力打开了门,发出了『DUANG』的巨响。

「啊!那边那位脾气不好作菜又难吃的23岁大叔,你在诱拐小朋友吗?真是的,那世界的HERO我只好逮捕你啰!」

「你说谁是大叔啊小屁孩!」

亚瑟瞬间炸毛,没看过他这个样子的游木真被吓了一跳。

这个金发男子进来的时间也太刚好了吧,难不成他从刚刚就在外面?

「话说回来......」

男子端详了游木真后感慨道:「亚瑟你还真是喜欢这种类型啊,你这个变态☆」

「说、说谁变态呢!?」亚瑟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但语气中又有莫名的心虚。

游木真觉得自己好像被迫陷入了修罗场。

男子暂且放过了心虚的英国人,向游木真伸出手。

「Hello,我是亚蒂的老公,阿尔弗雷德‧F‧琼斯。」

「啊、我是亚瑟的学生,游木真。」

游木真也伸出手和阿尔弗雷德的握了握,随后后知后觉地叫出声:「咿噫噫!!!老公!!!?」

「你别听他胡说,」亚瑟推开了阿尔弗雷德:「他是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个弟弟......嘛,现在是恋人没错,不过我们还没领证。」

亚瑟有些担忧地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游木真:「你......不会排斥同性恋吧?」

「啊,不会的请放心,我、我的朋友中也有一对同性情侣......」

就是那对超闪的幼驯染。

「那就好......我没想到会有跟学生出柜的一天......」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我的老师出柜......」

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大概是因为亚瑟坦荡地承认了与自己的关系脸色稍霁,又不甘寂寞地戳了戳亚瑟的脸:「呐~亚瑟我好饿喔,我们去吃晚餐吧~」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还有课吗?还有现在才三点半啊!」亚瑟一脸无奈:「还有都怪你刚刚打断了我的话,真他还没回答我问题。 」

「你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收弟弟,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谁花心了!又不是出轨!再说因为你独立害我都少一个弟弟了当然要再补一个!」

眼看着两人愈吵愈凶,游木真在选择逃离暴风圈和平息一场世界大战中英勇地选择了后者:「那个、请听我说!」

「「啊、好的......」」已经将手掐上对方脖子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看向游木真。

「其实,关于刚刚亚瑟问我的问题......我原本就要拒绝的。」游木真面带歉意地向亚瑟笑了笑:「我相信亚瑟是个好哥哥,不过都这个年纪了有没有哥哥其实也无所谓,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当你的学生。」

他又向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所以琼斯先生也不必担心我把你的哥哥抢走喔。」

阿尔弗雷德因为心事被猜中双颊微微泛红,亚瑟的表情说不上无所谓却也没什么遗憾,毕竟他也比较将游木真看作是学生,收为弟弟不过就是临时起意。

「而且哥哥什么的,」游木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头显示了濑名泉给他发的最新一条LINE讯息:「只要一个就够了。」

「HAHAHAHA!你这个人很不错啊,本HERO很中意你!」

阿尔弗雷德一把勾住游木真的脖子,手劲有些大:「说起来你接下来还要上亚瑟的课吧?跟他学那种娘兮兮的舞会跟他一样变变态的,就让HERO来教你一些COOL的街舞吧!」

「什么娘兮兮的舞啊!给我尊重专业,笨蛋!」

于是继一个亦师亦兄的英籍舞蹈教练,游木真又结交到了一个会和他一起打游戏、一样喜欢零食和垃圾食物的美国好兄弟了。

TBC.

============================================

下一章是小單車聲優梗,有超閃的幼馴染喔☆

我愛CWT、感謝各位作者大大(雙手合十)

我想用一整個暑假的時間把這個腦洞完成……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