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tsu

嗑cp的姿勢十分跳tone,可能今天吃這個明天換吃那個。

约P约到了妈妈的堂舅(03)

约P约到了妈妈的堂舅(03)


简介:又是一次平安夜,每到这个时期就会陷入低潮的TJ打开约P软体随便约了一个连头像都没有的用户;同样的平安夜,参加完圣诞派对后陷入低潮的Bucky打开了因为好奇而下载的约P软体也尝试约了一个没有头像的用户。


半AU(不3不4、无4发生,原因:Thanos舍不得献祭Gamora,皆大欢喜)

主Bucky和TJ(来自《政坛野兽》)的亲情向、CP盾冬



==========


TJ Hammond:妈妈的舅舅就是我舅舅!




「我回来了。」Steve走入不久前还在狂欢的交谊厅。

地上因为有Tony的清扫机器人不至于杯盘狼藉,但也躺了五六个喝到挂的尸体,包括房子的主人Tony。幸好Morgan已经在她爸爸喝到不省人事前先去睡觉了,没有目击到这群魔乱舞的景像。

房间里还清醒的只剩千杯不醉的Natasha和滴酒不沾的Bruce,两人正靠在一起讲悄悄话害Steve有种打扰到人家的尴尬感。


「你竟然回来了!Sharon呢?你跟Sharon成了吗?」

Natasha倒是不在乎Steve的尴尬,她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在派对结束时Steve被她指使去送同样来参加派对的Sharon回家,希望可以让Steve出息点结束他与Sharon现在不上不下的关系向前进一步:「你说要给Sharon一个正式的告白,给了吗?」

「……没有。」面对暴怒的黑寡妇,即使是美国队长也得摆出请她手下留情的畏缩姿态:「我觉得还不是时候,应该要到我们更加磨合……」

「磨你个大头鬼啦磨!」虽说没有醉,但体内的酒精还是让Natasha变得更加情绪化且毫不留情:「大家都是在交往甚至是婚后互相磨合的,你再这样磨蹭下去要浪费人家姑娘多少青春!?」

「好了好了,冷静点Nat。队长也不是故意要拖着,而且Sharon也是喜欢他这样谨慎的个性啊……」Banner博士安抚着忿忿不平的Natasha,努力打圆场。

Steve快速地环顾四周想找出什么可以让在气头上的黑寡妇转移注意力的话题,然后他注意到有个该在现场嘲笑地上这群弱鸡的家伙不见踪影。


「Bucky呢?」

Natasha冷哼:「跟像个黄花大闺女一样矜持的某人不同,Bucky已经是个有夜生活的合格现代人了。」

「……?」

正当Steve想问清楚Natasha到底在说什么的时候,某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忽然大喊:「他说他要去约/炮啦!」



==========


Bucky当然没有让TJ得寸进尺。

虽然他是来约/炮的没错,但在没有要进入正题的情况下他不会让人白白吃豆腐。

他背对着TJ,不去搭理对方意图染指自己腹肌的要求。但是他的床伴倒是大大方方,直接把脸埋在他的背上,还真诚地赞叹了一下Bucky精实的背肌。

真是个小色鬼。 Bucky好气又好笑地想。

他沉默地躺着等待Natasha的回音。不久前他发送讯息的对象正是神通广大的黑寡妇,查一个公众人物的身家背景乃至祖宗八代对Nat来说根本就只是块小蛋糕,如果她没有在刚才的圣诞派对上喝挂的话。


当TJ再次醒来后天已经全亮了。 (大概吧,窗帘没有开。)而他的『分身』也理所当然地已不在床上。

「Bucky……?」TJ脚步虚浮地走入浴室,看到Bucky在镜子前刷牙。

「桌上有早餐。」Bucky指了指门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

TJ这才发现房间的桌上摆着热腾腾的食物,大概是Bucky叫柜台服务送来的。

由于昨天在宴会上吃得不多又早睡,TJ一闻到煎培根的香味就迅速被饥饿感袭击。在他吃饭的过程Bucky就坐在另一张椅子上默默地看着他快速又不失礼仪地解决掉早餐。

待TJ吞下最后一口炒蛋后,Bucky终于开口:「Thomas “TJ” Hammond。爸爸是前总统Donald Hammond,妈妈是现任总统Elaine Barrish,有一个双胞胎弟弟Douglas Hammond,政坛的明日之星。外婆是Magaret Barrish……」

「拜托,这些只要去维基就能查到的东西就是你的情报网可以挖出的?」TJ翻了个白眼,语带失望地说。

Bucky不理他继续说下去:「外婆是Magaret Barrish,旧姓为Barnes。她的爸爸的大哥的大儿子是James Buchanan Barnes,比较著名的称号为“Bucky” 和“Winter Soldier”。」Bucky满意地看着TJ目瞪口呆的脸:「这个维基就查不到了吧?」

TJ关上了因震惊而张开的嘴:「等等等!所以,也就是说你是我的…我的…该死!那一大串关系搞得我脑袋都昏了。」

Bucky好心地帮他厘清:「英文里没有可以直接说明我们关系的词,不过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外婆的堂哥(cousin)、你妈妈的堂舅(uncle)就好了。」

「……我以为美国队长和Winter Soldier都是二战时期的人物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没想到意外的近啊。」TJ感慨,Bucky拍拍他的肩膀:「这个世界其实很小的,少年。 」

TJ继续伤感:「一想到你是我外婆的堂哥我就下不了手啊……」

「你还在想这个啊!」


TJ还想继续耍嘴皮子,就在这个时候对方身上传来了嗡嗡振动声。

Bucky拿起手机看到来电者后皱了皱眉但还是接起:「喂,是我……我不是故意不接,我睡着了……我为什么一定要回电?你有什么要紧事就会继续打过来啊,就像现在这样……对了你跟Sharon……搞什么啊?不是说好了要告白?……你知道了啊,反正我现在是『自由之身』了找人睡一晚也没关系吧?……啊?这种事干嘛跟你报备啊?……没有!报告队长我没睡成!报告完毕!你满意了吧?不跟你讲了,掰掰。」

「是队长?」

「对啊,一听到我跟人约就啰哩吧嗦的……我也不可能永远都只是他的好兄弟啊。」

「没想到队长还是占有欲很强的类型啊!」TJ的眼中闪出八卦的光芒。

「呵,人家是直男,有交往对象的。」Bucky斜瞪TJ一眼。

「真的?」TJ大失所望:「要不是昨天你敲响我的房门我都以为你们在交往呢,大概全美国、不、全球的非恐同者都这么想。」

Bucky皮笑肉不笑:「很抱歉让全球的非恐同者都失望了。」

TJ察觉到Bucky的情绪又有些不振,总觉得眼前这位有血缘的亲戚现在不太想回那个有人等他回去的地方。他稍微思考了一下后开口:「Bucky,你要不要来我家?今天有圣诞大餐喔。」



每次看到這個包我都會想到......





啦啦隊,雖然現實中好像不太能辦到,但我相信各位英雄們一定能用手托起一位邪神、一位冬兵和直接空降的Iron Man。

【推文翻譯】

巴基:所以你今晚想做什麼?
史蒂夫:征服世界
巴基:你不覺得這志向有點遠大嗎?
史蒂夫:你就是我的世界,巴克
巴基:aw,史蒂夫
巴基:
巴基:等等

=====
我懷疑隊長在開黃腔但我沒有證據(。

原址:https://twitter.com/incorrectbucko/status/1163080259832623105?s=19

史蒂夫堅持要做一件蠢事。


豆芽盾的場合

巴基(一臉無奈+寵溺):好吧,真是拿你沒辦法~


獅盾的場合

巴基(臉紅心跳、眼神游移):好、好吧,真是、拿你沒辦法……


一般盾的場合

巴基:Fuck you Rogers!你想得美!凸


逃避論文,捏了一個A4男模巴基。
......奇怪捏紙娃娃不是應該要紓壓的嗎?我怎麼越捏越難受呢......

我曾經在心中暗自發誓不再給MCU賺到周邊的錢(電影還是要看的)不過!這可是基妹和冬哥的徽章啊!tsumtsum袋子也是,袋子後面的tsumtsum金字塔也是閨蜜組親親熱熱地共享第二層,店家還送我令人心情複雜的A4貼紙……真香!

文系理系体育系

※來自相信應該很多人都有看過的同名短片



文系→詹花

理系→白狼

体育系→冬哥


・感冒的时候


詹花,躺在床上休养。

豆芽(扒在床沿,像热锅上的蚂蚁):Bucky!你还好吗?要不要帮你换毛巾?想不想喝水?

詹花(面色潮红,头顶湿毛巾):咳咳……没想到豆芽菜也有照顾人的一天


白狼,立刻去看医生。

班纳:虽然我有七个博士学位、也的确被称作Dr.,但不代表我会帮人看病啊Barnes……

奇异:别看我,我外科的


冬哥,用毅力治好。

九头蛇杂兵:报告!资产今天出任务跌倒了九次!

九头蛇长官:没关系,把它放回冷冻舱里自然就会好的


・联络手段


詹花,写信。

詹花:Stevie,你看有署名给你的情书喔~

豆芽(打开,认出Bucky的字迹)://///


白狼,Internet(基莫由珠)。

狮盾:嗨Bucky!我这边快结束了,马上就回去

白狼:辛苦了Steve。等你回来就有刚出炉的苹果派可以吃了喔

远处的猎鹰:Caaaaaaaaaaap!别调情了!我快撑不住啦!


冬哥,大喊。

盾:Bucky?

冬:WHO THE HELL IS BUCKY? ? ?


・吃洋芋片的时候


詹花,看洋芋片的包装。

詹花:Steve!这上面写「本产品的原料马铃薯以喜马拉雅山顶雪水浇灌」耶!

豆芽(白眼):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


白狼,计算卡路里。

白狼:呃、Shuri,如果我把这包吃下去要跑几公里才能打平?

小公主:白狼你又胖了吗?


冬哥,暴力撕开包装纸让洋芋片散落一地。

冬:……

盾(急忙安抚):没事的Bucky!我们再开一包!


・饲养动物


詹花,养小狗带他散步。

詹花:Steeeeeevie!下来我们去遛Dodger吧,家里只剩我有空!


白狼,养猎鹰撕他翅膀(Sam:???)

Sam:Caaaaaaaaaaap!看好你家Bucky,他把我的红翼拆了! ! !

白狼:略略略~


冬哥,和熊决斗。

冬(寒冬中与黑熊对峙):唔喔喔喔喔喔! MY MISSION! ! !


约P约到了妈妈的堂舅(02)

简介:又是一次平安夜,每到这个时期就会陷入低潮的TJ打开约P软体随便约了一个连头像都没有的用户;同样的平安夜,参加完圣诞派对后陷入低潮的Bucky打开了因为好奇而下载的约P软体也尝试答应了一个没有头像的用户的邀约。




半AU


主Bucky和TJ(来自《政坛野兽》)的亲情向、CP盾冬







==========


Bucky Barnes:怎么会有这么不怕死的家伙?




敞亮的酒店房间内空气仿佛凝结一般沉重又无声。

TJ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曾经听说过的都市传说:如果看到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分身』代表你快要死了。

并不怎么怕死的TJ颇有闲情逸致地端详自己的分身,虽然地球已经被外星人入侵过又有雷神索尔这样的神话人物现身,但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果然还是会被吓到啊。不过这个分身的身材好像比他这个本尊还要好,TJ有些忌妒地想。


『分身』JBBWSWW先生对他的约炮对象表示嫌弃后一屁股坐到落地窗旁的小沙发上拿出手机,看起来像是在打字。

TJ有些好奇地询问:「你是在发推吗?还是Ins?」通常现代人遇到这种古怪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面无表情地在SNS上发文向世界呐喊出他的惊愕。 TJ自己也有一个推特小号专门发一些负能量或儿少不宜的推文……咳。

JBBWSWW面无表情地打字:「我在请同事帮我调查我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或者是我有没有一个私生子。」

「喔,我很确定我是我爸的儿子,虽然大家都说我跟Douglas长得不像他。」TJ仿佛被男子的发言逗笑了:「再说为什么是私生子?我看你比Douglas更像我双胞胎兄弟。」

JBBWSWW编辑完了讯息,犹豫地看了TJ一眼又有些欲言又止。最后他像是觉得说什么都解释不清,直接脱下了一直带着的左手手套和身上的长袖T恤露出了他的上半身。

男子的左手臂是一条机械臂。

眼前的人身分不言而喻,他的审判在一年前被全球媒体争相播报,当时不论电视还是SNS上都可以看到关于这个男人的各种新闻和论战。

托他的福,TJ的母亲在当上总统后反而没有人有兴趣去对她的施政品头论足,大家更在意这个男人究竟会被判有罪还是被赦免。

「我的天!」TJ又一次被眼前的人惊讶到:「你是Winter Soldier!」


在得知自己的约///炮对象是大名鼎鼎的Winter Soldier后,TJ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着床铺要他坐上来。

「……」Bucky有些不解:「你不怕我吗?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尖叫然后逃跑吧?」

「我为什么要跑?你都要跟我打///炮了。」TJ理直气壮:「就算被先/奸/后/杀也没关系,我最大的梦想除了嫁个好男人就是和超级英雄打一炮。」

Bucky有些无语,先/奸/后/杀跟超级英雄是能放在一起的吗?白宫第一长子的脑袋中一定缺了一根筋。


「我可不是什么超级英雄。」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这么说,Bucky不但不高兴还觉得浑身不对劲。

「美国队长说你是。」TJ对于一年前出席审判的美国队长记忆犹新,这大概是全美人民第一次看到队长如此维护自由以外的事物。

Bucky撇嘴:「美国队长就是个蠢蛋。」蠢到做这种哪怕成为全民公敌也不许自己的老友有丝毫委屈的事。

TJ看着口中说着抱怨的话嘴角却不自觉向上扬的Bucky,不禁有些羡慕他们的友谊,心中又抱持着Bucky为什么好好的平安夜不跟他的挚友在一块反而出来鬼混的疑惑。


不过TJ最不会做的就是多管闲事,所以他只是懒懒地抱着柔软的枕头向Bucky抛了一个媚眼:「虽然今天是做不来了,但我觉得我们给对方多点适应时间就可以再开一次房。」

Bucky一脸看到鬼的样子。

「你还没放弃?」

「我为什么要放弃?跟超级英雄打///炮是我的梦想之一啊!」

「哪怕我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没有一模一样。仔细看的话你比我man一点,而且身材也比我好。喔!看看这两块胸肌,手感真好!」

Bucky拍掉了TJ在他胸膛上作恶的双手,自己占了半边的床躺下:「已经很晚了,睡觉。」

「你是指睡觉还是指『睡觉』……」

「关灯、躺下、闭嘴!」

「好啦好啦……」在铁拳的胁迫下TJ只好乖乖地下床去关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直不怕死地招惹传说中一人就可以毁灭一个国家的Winter Soldier。

大概是因为那张脸让他毫无警戒甚至还想亲近吧。


「Bucky、Bucky。」

「……干嘛?」

「我可以摸着你的腹肌睡吗?」

「……」




Tbc.


==========

TJ是个甜蜜的熊孩子。


约P约到了妈妈的堂舅(01)

简介:又是一次平安夜,每到这个时期就会陷入低潮的TJ打开约P软体随便约了一个连头像都没有的用户;同样的平安夜,参加完圣诞派对后陷入低潮的Bucky打开了因为好奇而下载的约P软体也尝试答应了一个没有头像的用户的邀约。


半AU

主Bucky和TJ(来自《政坛野兽》)的亲情向、CP盾冬

(其实盾冬感情线不重要,我只是想看Bucky和TJ舅甥两人腻在一起的样子啦!)



==========


TJ Hammond:所以我到底该怎么称呼我妈的堂舅?




又是一年的平安夜。

Thomas “TJ” Hammond刚从社交晚会上脱身,因为他令人尊敬的女强人妈妈去年成功夺得了全美最有权力的位置哈蒙德家久违地举办了总统级别的圣诞晚会。

虽然说身为前总统之子兼现任总统之子,TJ对于出席这种晚会已经习以为常,但他永远都无法习惯这种人人都带着虚假笑容的社交场所。与其和这群野心勃勃、一肚子黑水的政坛野兽寒暄,他还宁愿去夜店喝酒喝到挂。可惜他亲爱的双胞胎弟弟警告他在妈妈刚上任的这几年要安份守己一点,至少在美利坚合众国的第一位女总统站稳脚跟前不要搞出什么丑闻来。

看看,他们家的人对他的要求真是不高。这到底是因为宠溺呢还是觉得他已经无药可救了呢?

TJ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有些刻薄,但今天可是该死的平安夜,每到这个时节他总会想起那个说着自己是特别的却又转身和媒体说要陪孩子过圣诞节的男人。不能自杀、不能嗑药连酗酒都被阻止,就让他稍微有些负能量也不为过吧?


TJ点了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却还是无法缓解心中的烦躁感。寒风很冷,报佳音的唱诗班小朋友带着圣诞帽、围着围巾在广场上歌颂着上帝、爱与家;在广场上听歌的TJ很躁热,他觉得自己体内有一把邪火在蠢蠢欲动,每当这把火燃起他总会做出些出格的举动,简单来说,闯祸。

他需要在成为隔天政治板新闻头条前泄了这把火,毕竟他不想再给那些爱着他的家人们添麻烦。

TJ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熟门熟路地点开土黄色面具图样的app查看附近的人,约了一个显示目前在线上、距离不到一公里的男人。虽然这个用户用默认头像也没有填他的『角色』是1还是0还是0.5,但急欲分散注意力的TJ管不了那么多,私讯了这个名为JBBWSWW的用户一句『约吗? 』得到肯定回答后就到附近的酒店开了房间。


为了营造气氛和避免那些发现自己的约//炮对象是第一长子的惊讶表情,TJ只开了微微的床头灯,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等着今晚的对手。 JBBWSWW没有让TJ等太久,不到半个小时TJ就听到了酒店房间的门铃声。

「TJH0315?」门外是个体型健硕的男子,他的声音有些干涩却又有些耳熟,因为头戴鸭舌帽的缘故TJ无法看清他完整的面貌,只看到他蓄着胡子的下半脸。

不过打炮本来重要的就不是脸,TJ毫无所谓地把男子拉进房间:「JBBWSWW。老天,你的名字可真拗口。」

男子好像笑了一下,还想说点什么却被TJ用嘴堵上了。

他们热切地亲吻,彼此都感受到对方想发泄什么的意图,不过这就是约//炮的目的。 JBBWSWW在这场激吻中逐渐占了上风,他扯着TJ的衣服把人压倒在床上,头上的鸭舌帽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就在TJ暗想他今晚应该是不用勉强做一只要躺平享受时,身上的人却突然停止了动作。 TJ不解地抬起头,发现JBBWSWW死盯着自己在微弱床头灯下的脸。

「干嘛?没见过总统的儿子啊?」TJ没好气地说。

「……」男子一言不发地起身,TJ好奇地看他走入浴室还关上了门。

这是在暗示我进去?还是他突然想起还没洗澡?或者是突然肚子痛?


正当TJ胡思乱想之际,浴室的门又再度打开,连带着房间的灯也被男人顺手点亮。

「开什么灯啊,你到底还做不做了?」

TJ好不容易适应了突然亮起的灯光,他定睛一看,又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嗑药了。

「当然不。」那个进浴室刮了胡子的男人说,那个和自己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满满的都是嫌弃。

「谁会想干一个跟自己长同一张脸的人啊。」




tbc.

==========

为了这篇文我特地下载了◎rindr,大开眼界(?)

Bucky的id应该很好猜到是什么的缩写吧~


Bucky和TJ是那种……因为气质的关系,分开看两人不会察觉到,但放在一起会发现根本一模一样的相似(?)


歡迎!!!大老遠的辛苦你們了!歡迎你們夫夫倆進駐敝宿舍!
話說肚肚是泡沫粒子也太犯規了吧!(猛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