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tsu

嗑cp的姿勢十分跳tone,可能今天吃這個明天換吃那個。

【游木真中心/微泉真】這裡捏他有點多

※有许多的捏他!外型、声优、名字等。作为一个真推,我发誓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对任何一个角色不敬的意思!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泉哥好像哪儿都不在却又哪儿都在(?)两人兄弟以上,恋人未满

※本篇APH专场、米英有


游木真对于跳舞一直苦手,在团队中他永远是学得最慢的,每次舞蹈老师都看着它直皱眉头,仿佛对他那惨不忍睹的肢体协调感到不满意。

他可以摆出许多上相的姿势,但要他把那些姿势串在一起只会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链。

值得庆幸的是,游木真最不缺的是上进心。为了要克服这个弱点,在透过网路搜集了各方资料,他决定要去向一位有「第一舞姬」这个美称(?)的舞蹈老师求教。

在一天放学后,游木真顺利地甩掉想一起回家的濑名泉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到了舞蹈教室所在的大楼。

舞蹈教室的前台只有一位貌似很闲的男子,看起来不像是日本人,游木真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你好......我是之前有预约的游木......」

前台男子抬起头,看到游木真后瞪大了眼睛。

「喔......你就是之前说要来找眉咳、亚瑟的吧。你跟他认识吗?」

游木真摇头,他是在网路上查到这位英籍舞蹈老师的资讯,现实中完全没接触过。

前台男子挠了挠他雪白的头发:「那你认识阿尔弗......算了,我先带你去找亚瑟吧。」

茫茫然的游木真跟着前台男子左弯右拐,隐约地听到一些音乐从其他练习室的门缝中流出。

「嗯?你等他跳完再进去吧,他不喜欢中途被人打断。」

前台男子指指其中一个练习室的玻璃窗就走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个体型纤细的金发男子在跳舞,看动作好像是最近挺流行的Lamb.

跟动作时常僵硬的游木真不同,名叫亚瑟‧柯克兰的英籍舞蹈老师每个动作之间的衔接都十分流畅、一气呵成。

他在跳舞时不会出现任何『他在记舞步啊』的念头,感觉他只是随着音乐自由地起舞,与音乐融合成一个整体──当然,游木真现在是听不到音乐的。

但即便是缺少音乐的情况下,光是这个人的舞蹈就足以抓住任何一个人的目光、为他着迷。

明明是女性的舞步,由亚瑟来跳却一点也不违和,甚至还有说不出的性感。

游木真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热。

这个人好厉害啊,跟那些真正的偶像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一样的引人注目、闪闪发光。

不晓得他愿不愿意指点我呢......如果我有他的一半好就很满足了。

游木真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一曲结束,游木真将手放在门把上却不太敢推开门。

开门啊游木,拿出勇气来啊游木,你是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忘记了吗?快点把门打开然后打招呼、说明自己的来意──

练习室的门开了。

亚瑟开的门。

「唔啊!」

「果然有人啊,我就想说刚才明明有那么强烈的视线......」

因为门突然开了,还抓着门把的游木真向前跌了半步,一抬头,金发碧眼的英国人和金发碧眼的日本人面面相觑。

游木真心中想的是:『哇啊,没想到这人连脸也那么好看,虽然眉毛有点粗......』

亚瑟看着游木真小声地嗫嚅:「如果那家伙一直给我带大概就可以维持这样的身材吧......」

两个人就这么各有所思地你看我我看你。

在一阵尴尬后游木真结结巴巴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所以说你是希望我帮你『补习』?」亚瑟抬高了一边眉毛问。

「是、是的!我不希望再给团队的人拖后腿了,所以希望老师可以训练我肢体协调的能力,不要再像个机器人了......」

「如果只是希望不要像个机器人的话,」亚瑟打断了他的话:「自己将每一次的舞步练个百遍千遍,连个小孩子都能做到的吧?」

「如果你的目标只是这么基础的话,请恕我拒绝,你应该也知道我网路上的评价,我只会收我觉得有价值的学生。」

游木真当然知道,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紧张还在门外犹豫不决。

他不觉得自己有亚瑟所谓的『价值』,不过他还是来了,因为......

「其、其实,我除了希望不给团队拖后腿以外,我还希望自己能更加耀眼,像某个偶像前辈那样有如星星一般!」游木真的眼神十分坚定:「所以我才会来到这里。」

「而且,我刚刚在外面看了您的舞姿,真的非常有风采,让我希望能跟您一样耀眼也加深了我要向您请教的念头!」

「拜托了,请收我为您的学生吧!」

游木真深深地鞠了一躬,再起身时发现亚瑟又红了脸,像是被他刚刚的话捧到有些害羞、不知所措。

「......好吧,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你为徒吧。」

亚瑟双手插腰,想摆出一副有威严的姿势,却散发着傲娇的气息:「不过,既然要学就要学最好、最专精,你接下来要做好觉悟喔! 」

「好的老师!不过......」

「怎么了?」

游木真有些迟疑地问:「老师你教我的舞蹈风格都会和刚、刚才的舞差不多吗?」

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些太迟,不过Lamb.什么的和青春洋溢的ts的舞风差太多了啊啊啊!

而且扭腰、顶胯这些动作他不太敢做......

亚瑟愣了愣才知道游木真指的是什么,他不禁笑了出来:「不会的、不会的,刚才那支舞是受一个朋友的请托才会跳的,你放心吧哈哈哈哈哈。」

很久以后,在一次逛NICONICO时无意逛到舞见区的游木真才知道『朋友的请托』是什么。

不过为什么亚瑟的投稿人的名字是『H.D.KIKU』呢?

在亚瑟的指导下,游木真的舞蹈功力愈发进步。

Trickstar的众人也知道游木真有在外面另外找老师学习,都纷纷夸奖他跳舞愈来愈有吸引力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带着一丝色气。

游木真无奈,慢慢混熟后亚瑟还是逼他学了那些比较性感的舞,说是『总有一天会派上用场』。

「咦?阿木你直接叫你的舞蹈老师的名字?」

「是啊,亚瑟说被叫老师会让他觉得很奇怪,也不准我在名字后面加个『先生』,大概欧美人都习惯直呼名字吧。」

「欸~~~要是被濑名学长知道可不得了......」

「这、这又跟泉前辈有什么关系啦!」

「『哈啊?游君居然用比叫我还要亲近的方式叫别人,超~烦人!』」

「呜啊!冰鹰君拜托你不要学他啦!!!」

「真不愧是小北,演剧部的本气!」

在团员的胡闹下游木真不免也想如果濑名泉知道自己用比叫他还要亲近的方式叫亚瑟会有什么反应。

感觉他会伤心......我要不要还是叫亚瑟『老师』呢?

不对!泉前辈会不会伤心关我什么事!

游木真甩了甩头,没发现一旁的成员都用复杂的眼光看着他。

某个下午,在上课之前游木真应了亚瑟的邀约一起享用下午茶。

为了某个自称是绅士的英国人的坚持,舞蹈教室里有一个房间摆着桌椅和收纳茶具的橱柜,专门让人来喝下午茶用的。

游木真表情复杂地看着三层点心架中的黑色块状物。

emmm......这就是传说中的『司康』吗?真的是转学生想吃的那个司康吗!?

他不禁佩服起转学生什么都敢尝试的勇气。

幸好除了这个黑色不明物体外还有其他的正常甜点,不过亚瑟说只有司康是他亲手做的还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游木真在进退两难下只好先用其他话题引开亚瑟的注意。

「这么说你是独生子啊......不会觉得寂寞吗?」

「啊,不会的。我以前在当模特儿的时候有个、有个前辈很照顾我。」

不知道为什么,游木真在说出『前辈』二字时有些心虚。

「那、那么亚瑟你呢?」

「我啊......以前有个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很喜欢他,他几乎可以说是我一手带大的。但他后来还是从我这边独立,从小天使成了一个不讲理的死胖子!」

亚瑟在讲到独立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却在后面激动了起来,看来他现在比较在乎的是原弟弟的转变。

游木真感觉到亚瑟身上出现骇人的气势,手中的杯子感觉就要被它的主人捏碎,又想到在一次闲聊中前台男子──基尔伯特──说过这个人曾经是个不良. .....

「啊哈、哈,把弟弟一手带大什么的,亚瑟感觉是个好哥哥呢!」

虽然是句赞美的话但游木真一说出口就觉得不妙,好像有点火上浇油的倾向......

幸好亚瑟被这句拙劣的安慰给拉回了理智。

「你......觉得我是个好哥哥?」

「欸?嗯、嗯!」

「那么,你要不要成为我的弟弟?」亚瑟双眼放光,仿佛觉得这是个极好的主意。

「......哈啊?」游木真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话题走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

游木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那个,刚刚风太大我听不太清楚,你可以再说一遍吗?」

亚瑟一时没有想起他们在无风的室内,又重复了一次:「我说,你要不要成为我的弟......」

「HAHAHAHA!HERO登──场!」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亚瑟的话,一个金发男子就这么猛力打开了门,发出了『DUANG』的巨响。

「啊!那边那位脾气不好作菜又难吃的23岁大叔,你在诱拐小朋友吗?真是的,那世界的HERO我只好逮捕你啰!」

「你说谁是大叔啊小屁孩!」

亚瑟瞬间炸毛,没看过他这个样子的游木真被吓了一跳。

这个金发男子进来的时间也太刚好了吧,难不成他从刚刚就在外面?

「话说回来......」

男子端详了游木真后感慨道:「亚瑟你还真是喜欢这种类型啊,你这个变态☆」

「说、说谁变态呢!?」亚瑟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但语气中又有莫名的心虚。

游木真觉得自己好像被迫陷入了修罗场。

男子暂且放过了心虚的英国人,向游木真伸出手。

「Hello,我是亚蒂的老公,阿尔弗雷德‧F‧琼斯。」

「啊、我是亚瑟的学生,游木真。」

游木真也伸出手和阿尔弗雷德的握了握,随后后知后觉地叫出声:「咿噫噫!!!老公!!!?」

「你别听他胡说,」亚瑟推开了阿尔弗雷德:「他是我刚刚跟你说的那个弟弟......嘛,现在是恋人没错,不过我们还没领证。」

亚瑟有些担忧地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游木真:「你......不会排斥同性恋吧?」

「啊,不会的请放心,我、我的朋友中也有一对同性情侣......」

就是那对超闪的幼驯染。

「那就好......我没想到会有跟学生出柜的一天......」

「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我的老师出柜......」

一旁的阿尔弗雷德大概是因为亚瑟坦荡地承认了与自己的关系脸色稍霁,又不甘寂寞地戳了戳亚瑟的脸:「呐~亚瑟我好饿喔,我们去吃晚餐吧~」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还有课吗?还有现在才三点半啊!」亚瑟一脸无奈:「还有都怪你刚刚打断了我的话,真他还没回答我问题。 」

「你都有我了为什么还要收弟弟,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谁花心了!又不是出轨!再说因为你独立害我都少一个弟弟了当然要再补一个!」

眼看着两人愈吵愈凶,游木真在选择逃离暴风圈和平息一场世界大战中英勇地选择了后者:「那个、请听我说!」

「「啊、好的......」」已经将手掐上对方脖子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看向游木真。

「其实,关于刚刚亚瑟问我的问题......我原本就要拒绝的。」游木真面带歉意地向亚瑟笑了笑:「我相信亚瑟是个好哥哥,不过都这个年纪了有没有哥哥其实也无所谓,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当你的学生。」

他又向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睛:「所以琼斯先生也不必担心我把你的哥哥抢走喔。」

阿尔弗雷德因为心事被猜中双颊微微泛红,亚瑟的表情说不上无所谓却也没什么遗憾,毕竟他也比较将游木真看作是学生,收为弟弟不过就是临时起意。

「而且哥哥什么的,」游木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头显示了濑名泉给他发的最新一条LINE讯息:「只要一个就够了。」

「HAHAHAHA!你这个人很不错啊,本HERO很中意你!」

阿尔弗雷德一把勾住游木真的脖子,手劲有些大:「说起来你接下来还要上亚瑟的课吧?跟他学那种娘兮兮的舞会跟他一样变变态的,就让HERO来教你一些COOL的街舞吧!」

「什么娘兮兮的舞啊!给我尊重专业,笨蛋!」

于是继一个亦师亦兄的英籍舞蹈教练,游木真又结交到了一个会和他一起打游戏、一样喜欢零食和垃圾食物的美国好兄弟了。

TBC.

============================================

下一章是小單車聲優梗,有超閃的幼馴染喔☆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