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tsu

嗑cp的姿勢十分跳tone,可能今天吃這個明天換吃那個。

【張安】守護甜心PARO 01

灣家人一枚。

初次發文,請多見諒。

第一次發文就是張安......我對這CP果然是真愛。

 

警告:

既OOC又逗比

劇情沒有!想寫甚麼就寫甚麼

可能會有其他隱CP,有寫到就會標

 

 

 

安文逸,小高一,剛開學沒多久的他遇上了一件改變他平穩高中生活的事。

 

他,生蛋了。

 

「不對不對,我在想甚麼啊。」安文逸敲了敲自己的頭。

 

他很確信自己是哺乳類,而人類是胎生而不是卵生這點小學時生物老師就教過了。

 

那麼,要怎麼解釋這顆早上起來發現的蛋呢?

 

突然出現在安文逸床上的不速之客很不一般,雪白的殼上竟然還帶著金色的花紋,就像被畫上了魔法陣一樣,而且這顆蛋的大小也比雞蛋再大上了一圈。

 

……這該不會是用鴨蛋做的復活節彩蛋吧?

 

就在安文逸想著到底是誰如此無聊搞這種不合時節的惡作劇時,那顆復活節鴨蛋自己晃了晃,一道漂亮的鋸齒痕開在蛋的表面,然後一個小雞大小的女孩竟從中跳了出來。

 

「安安你好,我叫小手冰涼,是你的守護甜心喔!」穿著一襲白色長袍的小女孩揮著手,帶著甜美的笑容。

 

「……不要叫我安安。」安文逸重點完全抓錯。

 

「『安安』是網路上的問候用語啦,小安主人你真跟不上時代耶。」小手冰涼一臉嫌棄樣。

 

為甚麼一顆蛋會知道網路用語,還有那個奇怪的稱呼又是怎麼回事?

 

而且妳這個剛誕生不到三分鐘的不明生物明明連時代都還沒碰到好不好!

 

安文逸壓下了吐槽役的本能,捏了捏太陽穴舒緩頭痛,「那個……妳到底是『甚麼』?」

 

小手冰涼理直氣壯:「我是小安主人你的守護甜心啊。」

 

「守護……甜心?」感覺好像國小表妹常看的卡通中會出現的名詞。

 

「嗯,守護甜心就是守護甜心啊!」

 

小手冰涼一臉得意,但是安文逸還是摸不著頭緒。

 

妳這樣有解釋和沒解釋一樣啊喂!

 

看到安文逸一臉茫然,小手冰涼皺起眉頭,「唔……要怎麼說明呢……總之,你只要知道我是來改變你枯燥無味、乏善可陳的人生就好了!」

 

誰的人生枯燥無味、乏善可陳啊!安文逸怒了。

 

自己的生活規律可是跟偷偷打聽到的男神的作息一樣耶!

 

「是人生不是作息啦……」

 

小手冰涼十分高明的轉移了話題,「對了,主人你不用去上學嗎?」

 

「……糟!要遲到了!」

 

說是要遲到了,其實離真正規定到校時間還有一陣子,安文逸說的『遲到』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張新杰,到校時間快錯過了。

 

高二的張新杰,是老師眼中的乖學生、媽媽口中隔壁的小張,但是如果讓某高三的臉T說說張新杰是個什麼樣的人……

 

「呵,強迫症一個。」臉T學長如是說。

 

張新杰是個極其自律的學生,只要他定下了哪個時間做哪件事那就一定會準時完成,精準到令人畏懼。

 

由此可知,在他自己的要求下,張新杰的成績十分優秀。全校排名前十,未來很有希望就讀名牌大學的醫學系,而且他本人也有從醫的意願,妥妥的準醫生。

 

再加上他體育不錯,長相挺俊,自然會吸引到一些粉絲每天不辭辛勞在校門口伸長了脖子等男神七點整踏入校門,期待命運的邂逅之類的。

 

同以醫學系做志向,安文逸也是那些張新杰粉中較稀少的男粉絲之一。

 

總之,每天的蹲點安文逸是從不缺席的。

 

哪怕是有點混亂的今天,他也一如既往地在六點五十五分找了個校門口的角落站著。

 

「是說小安主人,為甚麼你會對髒心杰這麼癡迷啊,從他的名字聽起來就是個心髒的貨……」

 

小手冰涼面有菜色,剛剛安文逸衝刺的速度太快,導致趴在自己主人頭上的小手冰涼都快吐了。

 

「是張、新、杰!」安文逸迅速地糾正。

 

然後安文逸打開自己的書包,「對了,妳快躲起來,被人發現就糟了。」

 

小手冰涼搖搖頭,「不會啦,守護甜心是不會被一般人看到的,除非那人也有守護甜心。」

 

「真是奇怪的設定……」安文逸認真思考眼前的小人兒到底是甚麼物質組成的,這不科學啊。

 

感受到安文逸那簡直要把自己肢解的探究眼神,小手冰涼搓了搓因涼意冒出的雞皮疙瘩,「小安主人,年輕人想太多會得少年白頭喔。」

 

還不是妳不解釋清楚。安文逸對小手冰涼翻了個白眼。

 

這時,在校門口遊走的學生開始騷動了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或多或少帶著興奮。

 

男神來了!

 

安文逸立刻把守護甜心到底是甚麼物種這種問題給丟到腦後,翹首盯著張新杰每天上學都會經過的道路。

 

張新杰來了,安文逸注視著。

 

張新杰過校門了,安文逸繼續看著。

 

張新杰走了,安文逸目送著。

 

……

 

就這樣!?

 

小手冰涼表示,你他媽在逗我!?

 

讓我在你頭上暈了半天還被無視掉,主人你就只是來當塊望夫石嗎?

 

小手冰涼覺得自己怎麼就攤上個這麼不男人的主人。

 

「不對啊主人!」小手冰涼大叫,「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要上前去說『新杰大人請讓我幫您拿書包。』或『新杰大人您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準時。』之類的嗎?」

 

「……妳在蛋裡到底都學到了些甚麼啊。」

 

「這不重要!」小手冰涼指著不遠處圍著張新杰的人群,「你看!連妹子們都比你個純爺們還直接了。」

 

「但是我只想維持張新杰學長心中的小透明形象就好了。」反正就算去跟他搭話了,除了幾個他比較熟的,其他人也只會被冷冷的拒千里之外吧。

 

小手冰涼嚴肅地看著安文逸:「小透明?不被自己的偶像記著,甚至連打招呼做不了,小安主人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

 

當然不是!「但是我……」

 

「吼!我不管,老娘要出手了!」小手冰涼嚴肅不過三秒,她爆發了。

 

「甜、心、變、身!」

 

那是甚麼聽起來很不妙!安文逸驚恐。

 

事實證明,最好不要惹一個女人生氣,就算她不知道算不算人也一樣。

 

接下來的事讓安文逸永生難忘,人生的一大黑歷史。

 

就在張新杰推掉第五個女生送自己的手做點心時,一個高亢的聲音破空來到。

 

「張新杰學長!」

 

只見安文逸(ver.小手冰涼)推開重重人群,直搗黃龍……喔是直接擠到張新杰面前然後抓著他的手晃阿晃。

 

「大大大大,其實我超崇拜你的。只是因為太害羞了所以都不敢表示,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要跟新杰大大你表達我最高的仰慕之情……」

 

臥槽槽槽!安文逸在心中狂叫著。說好的小透明呢?小手冰涼妳妹!

 

嗚喔喔喔,這下我在張新杰學長眼中絕對是個對他不懷好意的基佬啊!而且四周妹子的目光好像要把我吃了一樣好恐怖啊!

 

奪回身體主權的安文逸羞憤欲絕,以至於連手都忘了收回去,就這麼一直抓著男神的手,臉還越來越紅要燒起來似的。

 

張新杰顯然是被這突如其來的事嚇到了,但是他不愧對校園四大心髒之一,愣了一會後迅速分析眼前狀況,而後用另一隻沒被抓著的手推眼鏡。

 

張新杰他露出很淺很淺,淺到只有安文逸看得到的笑容,用著不大不小的聲音說:「學弟,你又玩大冒險輸了?」

 

此話一出,周圍的妹子們有兩種反應。

 

「呼,還好只是大冒險啊……」

「切,竟然只是大冒險啊……」

 

姑且不提那奇怪的第二個反應,安文逸用他那有點運轉過熱的大腦思考為甚麼男神要幫他的時候,張新杰靠近安文逸,在他的耳邊低語:「今天下午四點半來第一會議室,」

 

「帶著你的小伙伴一起。」

 

張新杰抬眼看了一下在安文逸頭上看戲的小手冰涼。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