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tsu

嗑cp的姿勢十分跳tone,可能今天吃這個明天換吃那個。

褚冥漾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我要用文字唱歌(嚴肅臉

※大部分參照律政俏佳人音樂劇的《There!Right!There!》,也有部分改詞,音樂劇很好看推薦給大家

這一切都是從米可蕥不預警發難開始。

「There!Right!There!
看那健康滑嫩的皮膚
看他那勁瘦柔韌的腰身
看那不平的尖下巴
喔拜託 他是gay 絕對是gay!」
米可蕥指著褚冥漾一臉篤定。

「我並不打算去慶祝
所有的跡象都可以證明
這完全是個原世界的直男
這傢伙不是gay 我說 他不gay」
雪野千冬歲一臉不認同地搖了搖頭,為他可憐躺槍的友人辯駁。

眾人開始思考。

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大哉問
好吧 你該如何去證實
一個愛吃蛋糕甜點的大男孩
就該和那方面掛鉤?

米可蕥不甘心。
「可是你們看看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
看他那小巧精製的幻武兵器」

千冬歲神色凝重。
「這是個永恆的悖論
看 我們在看著什麼」

米可蕥好奇。
「我們在看著什麼?」

「他是gay……」
千冬歲拉長了尾音。

「他當然是gay!」
米可蕥急著回答。

「……還是 黑暗種族?」

喔~
在場的光明種族一時陷入了恍然大悟的沈默中。

Gay 還是 黑暗種族?
這可真是難以保證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說到又gay又是黑暗種族的……
眾人把目光轉向同一個角落。

「嘿 你們為什麼看著我?」
蘭德爾一手端著高腳杯一手摟著狼人管家表情十分無辜。

眾人又將注意力轉回大哉問上。

黎沚提出了他的想法。
「你們看 在那無人熟悉的地方他們用不同的方式養育男孩
他們玩著奇怪的遊戲
還總是穿得黑漆漆的」

Gay還是異族風情?
答案可以花上數週去思考
他們會強制追隨主人並在收服陰影時獻出生命

「喔 拜託」
褚冥漾翻了個白眼。不要只提個案好嗎。

Gay還是黑暗種族?
有好多模棱兩可之處——

「根據可獲得的利益 鬼族可以又直又彎」
面帶嘲諷的木之天使安因今天也不遺餘力地抹黑鬼族。

褚冥漾是gay或是黑暗種族還是——

「There!Right!There!」
一聲清麗的輕喝打斷了腦洞大開的眾人。

「看那內心崩潰的僵笑
哪個原世界的鄉民不是這樣
這就是個沒實力還住黑館的混帳
這傢伙不是gay 我說 不可能!」
莉莉亞不知道到底是在幫褚冥漾解危還是在趁機損他。

眾人又再次思考。

這是個顯而易見的大哉問
好吧 你該如何去證實
一個穿著萌萌噠白兔裝的小高一

「就自然而然地……」
米可蕥看向萊恩。

「完完全全地……」
萊恩看向千冬歲。

「諷刺地……」
千冬歲看向夏碎。

「漸漸地……」
夏碎看向阿斯利安。

「確實地……」
阿斯利安看向戴洛。

「打從基因裡地……」
戴洛不知道該看向誰。

天生的gay!
真正的gay!
真正的gay!gay!gay!
gay……

眾人又想起第一部第一集中褚冥漾對兩位美女的欣賞和稱讚。

「該死的!」

Gay還是黑暗種族?

「如此溫和又善良」
不知誰說了這一句。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我覺得他黑化會很帶感」
又不知道是誰插了這一句。

老好人戴洛不忍心他們這樣逼迫小學弟,挺身而出。
「但他們用不同的方式養育男孩
有文化隔閡存在」

其他人撇撇嘴。

這並不是時尚詛咒
如果他也穿得一身黑還頭戴尖帽

Gay還只是異族人士?
我還是無法看破

「沒錯 他的出身背景也許可以迷惑我們
但別忘了直到一年前他都是個道地的原世界人」
米可蕥佐證。

Gay或是黑暗種族?
有好多模棱兩可之處——

「但他如果是直的
我星期六8點時有空」
莉莉亞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褚冥漾是直男那就旁敲側擊該如何追那個消失人。

他是gay還是黑暗種族?
Gay還是黑暗種族?
Gay還是黑暗——

「等一下!」
千冬歲舉起了手打斷眾人。
「給我個機會去試探漾漾,我有個想法。」

「盡你所能地發揮吧。」
夏碎鼓勵他家弟弟。

千冬歲帶著被哥哥加持過的信心走向辯稱“我對喵喵有過好感啊!”的褚冥漾。

「那麼,褚冥漾先生,請問你所謂的“對米可蕥女士有過好感”是發生在什麼時候?」
「一年前。」

「你的暱稱是?」
「漾漾。」

「你的男朋友是?」
「冰炎。」

!!!
眾人震驚地倒抽了一口氣。

褚冥漾立刻乾咳起來。
「咳、抱歉!是我搞錯了!你說男朋友我以為你說男性朋友!學長是我的……男性朋友。」

「你這混帳!」
門被一腳踹開。眾人看向那個風塵僕僕卻又滿身煞氣的人。

「你這個說謊的混帳!」
來人狠巴了還在垂死掙扎的褚冥漾。

「夠了,我不會再幫你掩飾了,到此為止!
各位,我有要事宣布。」
出任務回來的冰炎拎起有逃跑意圖的褚冥漾轉向閒閒沒事聚在黑館大廳唱音樂劇的眾人。

「這傢伙是gay也是黑暗種族
他兩者兼具」

眾人發出理解的應聲。

「你必須結束至今的深櫃狀態」
冰炎瞪向瑟瑟發抖的褚冥漾。

「他最愛的就是我
不管他說過什麼
我向主神發誓他從來絕對沒有直的那一秒

你是如此的gay
你這個呆萌受
你這個在床上浪出火的小妖精」

「我是直的!」
褚冥漾做著最後掙扎。

「喔,你昨天可不是。」
冰炎曖昧一笑,把人拉進懷裡深吻。

放開被親得七葷八素的妖師,半精靈心滿意足。

「如果可以 我很榮幸地宣布
他是gay」

「也是黑暗種族」
終於將人逼出櫃了,眾人歡欣鼓舞。

「他是gay」

「也是黑暗種族」

「他是gay」重要的話說三遍。

「也是黑暗種族 也是GAY!」

褚冥漾破罐破摔地大喊。
「Fine okay,I'm GAY!」

萬歲!!!!!
(・∀・)人(・∀・)(・∀・)人(・∀・)(・∀・)人(・∀・)(・∀・)人(・∀・)

评论(14)

热度(50)